静沐暖阳

重要的人

第一次写杰佣,好紧张,渣文笔

“喂,杰克。”小佣兵低垂着眼,看不出    

神情,他咬了咬唇,最终还是犹豫地唤了 
 
坐在不远处带着面具的男人。

        “怎么了,我的小奈布,准备告诉我答 

案了吗?”杰克听到了呼唤,从欢快的语气

中不难听出他的欣喜,又带着点小心翼     

翼。                                                                 

         “不,我想问你为什么是我,明明那么

多求生者,为什么偏偏是我?”佣兵猛地抬

起头,眼里尽是疑惑和迷茫。他随即撇开

了脸,脸上有一丝懊恼。[啊啊啊,我真

是疯了,怎么会问出这种白痴问题。我在

期待什么!]
        
         “啊……原因,很简单吧,我在你眼里

看到了从未有过的光芒,你的言语温暖了

我的冰冷。”杰克在面具下勾起了角,“你

无时无刻不吸引着我的心。”

          在一周前的一场日常游戏中,杰克见

到了那个小佣兵。当时园丁小姐已被击

晕,跪在地上喘着粗气,他正准备抱起美

丽的园丁小姐,送她最后一程,没想到这

个小佣兵却窜出来挡在了面前。“别碰她,

来抓我吧。”奈布把园丁护在身后,对他发

出了邀请,眼里盛满了自信,如耀眼的

星。“奈布!”园丁小姐小声唤了

声,“别……”“没事的,交给我。”[奈布……

真有意思啊,多少年没有这么胆大的人

了。]杰克眯了眯眼,扑克脸带了点玩

味。“好久没有这么兴奋了呢,谢谢你给我

带来了新趣味,佣兵先生。”一场追逐战蓄

势待发。
         
          “咳咳,杰克,你输了。他们都已经

逃出去了。”奈布瘫倒在一面墙前,抹了抹

嘴角的血迹,勾起了张扬的笑,灿烂得晃

眼。[明明自己还困在庄园,怎么这高

兴。]面前的小佣兵被逼到墙角,受了重

伤的他已坐不起来,杰克不由有些烦

躁。“用自己的命换他们的命,值得吗。你

可以自己出去的。”他忘记了绅士的礼节,

言语里影影透出怒火,连面具后的扑克脸

都已碎裂。“值得,当然值得!他们是我的

朋友,是重要的人,是需要舍命去保护的

人!”[明明都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为什么

还是这么坦然呢?重要的人吗……]杰克已

不知道在庄园待了多久,看了多少人为了

活命六亲不认多久没有了对自己足够重要

的人。听到这个遥远的词感到了陌生和怀

念,融化了多年的寒冰。“唉……算了。”杰

克抱起了奈布,把他放在了门外。
        
           “你走吧。”杰克转过身。
          
           “可是,为什么……”奈布睁大了眼,

是惊讶。
           
            “你叫奈布对吧,很可爱的名字

呢。”杰克摘下了面具,露出俊美的

脸。“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做我重要的人

呢?”
          
           “哐当。”  大门关上了,空气中还回

荡着杰克温柔的声音,奈布有些发懵,呆

呆地望着紧闭的大门。

            “奈布,奈布,奈布!”小园丁的手

在眼前晃着。“啊,怎么了艾玛?”奈布被

叫喊拉回了思绪。“没事,只是从上次回来

你经常走神呢。”艾玛双手撑着头打量奈布

不自然的反应。
          
             “艾玛,有人和你说过让你成为他重

要的人吗?”
            
             “诶,有人和你说过!是谁是谁!” 

艾玛眼中闪着光。
           
               “这,这句话有问题吗?”奈布有种

不好的预感,心跳逐渐加快。
              
               “笨蛋!这是告白诶!”
              
               “告,告白!”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

度爬上了奈布的脸,最后吐食了理智。
              
              “奈布!你没事吧,都冒烟了!”

               
               想起当天的经历,奈布的耳朵尖微微泛红。
             
              “满意我的答案吗,我亲爱的小奈

布。”一股热气从耳后传来,奈布的身体明

显一僵,却没有挣扎。“还可以吧。既然你

回答了我,那那个问题……”

    
                 
              “我不想做你重要的人,”

                 
               “我想做你心里的人。”

【快新】最不想见的恋人

慎入,小学生文笔


是夜,一抹白色身影伫立在大厦天台,而下面不断传来警笛声以支粉丝的叫喊。他依旧是那么光彩照人,脸上仍然是那个嚣张的笑容,可没有人发现,那嚣张的笑容,早已微微变形。过了许久,最终还是轻叹了口气,转过身来,看着没有其他人的大厦天台,还有那扇依旧紧锁的门。

          “没来么。”低声叹道。握着宝石的手越发的紧,不安的情绪在心中扩散。『出什么事了吗,名侦探。』被心中想法一惊『我这是怎么了,只不过是一次的不在场罢了。』

毛利家中

           此时的江户川正整个身子蜷曲在床上,冰蓝的双眸紧闭着,睫毛因呼吸的起伏而微微颤抖,紧锁的眉毛与孩童稚嫩的脸庞格格不入。微张的嘴巴发出微弱的声音,似在喃喃着梦话。

          “飒飒飒”突然刮起的风扇动了树梢,也将落在阳台的来人的白色披风扬起。“踏踏”皮鞋在地板上发出细微的声响,如靠近的警告。床上的小人无意地翻了个身,将身子面朝向怪盗。声响停止了,看着小人的反应轻笑出声。『还是不放心,从而过来了啊,不过没想到名侦探睡得这么熟啊。』将脸凑近对方的脸,几乎相贴。『睡着的样子不是很可爱嘛,从平常干练的名侦探身上完全想象不到呢。』笑意更深。

          见对方还没醒干脆在旁边坐下,却不料触碰到江户川的手臂,温度烫得惊人。怪盗的眉头皱了皱,掠开一点被子,将自己的额头与江户川的额头紧贴。正在怪盗为高温惊讶时,江户川终被额头上的触碰弄醒,半睁开眼,细长的睫毛轻轻扫过怪盗的鼻尖。两人因突来的情况愣住,两种蓝眸就如此对视。

          “KID…”怪盗此时思维才反应过来,立马起身离开江户川一尺远,“名侦探?”似在试探,怪盗轻声呼唤着。可良久,房间里只剩下了平稳的呼吸。轻手轻脚重回到江户川面前,才发现他早已重新闭眼睡去,传来平稳的鼻息。

           心中莫名松了口气,想起刚才莫名其妙的慌张不觉有些可笑,心中似乎有一丝……悸动?停止了胡思乱想,找到并将冰袋敷到满脸通红的江户川的额头。看着眉头渐渐舒展,手不禁抚上稚嫩的脸庞,却在下一秒疾速收回。『我在干什么!』就在怪盗一手扶额惊叹自己奇怪的状态时,另一只手却感受到了隔着白手套传来的温暖。

             目光循温暖来源看去,小小的手正握着自己的手,“抓到你了,KID……”目光再次转移到江户川脸上,却依旧闭着眼。『在说梦话么。』被名侦探梦到可真是荣幸啊。

             “哒哒哒”楼梯上的脚步不适宜地传来。怪盗顺势将江户川的手托起,轻轻落下一吻,“好好养病,我最不想见的恋人。”话音刚落便化成数只白鸽像向天空飞去。只留下张基德卡压在枕下。

         
        祝早日康复,名侦探。

                                   致我最不想见的恋人

                                            怪盗基德参上

┅┅┅┅┅┅┅┅┅┅分割线┅┅┅┅┅┅┅┅┅┅

          
                                           
          黑夜的离去迎来了黎明的晨光。江户川渐渐醒转,手撑立着坐起。在伸了个懒腰后试着用手揉了揉依旧朦胧的眼睛,在床上呆坐着看向前方,整个思绪全部放空。

         『昨天是梦吗?那个白色的身影,是那个装模作样的小偷吗?』江户川叹了口气,扶着还隐隐作痛的额头。『昨天没去现场啊,算了,就当放过他了。』

          “柯南,你醒啦。烧退了吧?”正打算进房间的小兰见柯南精神还不错的样子。“啊,兰姐姐。我昨天发烧了?”柯南的思绪被拉回。“是啊,你不知道吗?昨天的冰袋不是你自己敷的?”小兰看着不知状况的柯南,有些疑惑。“这个,这可能是我迷糊时自己做的吧……”江户川连忙解释,可因为心虚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消失。“那穿好衣服就出去吃早饭上学吧。”虽然有疑问但却没在意,恢复了平时的样子。

            门又重新被关上,江户川的思绪又回到了昨晚……

             昨晚,我被声响吵醒,下意识将眼睛睁开,下意识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眼前模糊地闪过一抹白色身影。然后,然后……『可恶啊,想不起来。』揉了揉太阳穴,试图让脑中记忆重现。『还是算了吧。』回想无果,看来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了。

           无奈地 起身准备将床铺整理好,把枕头拿起,突来的惊喜让江户川的脸染上笑意。『果然是你啊,我的宿敌。』随着视线的移,不觉轻声将内容读出,“……致我最不想见的恋人。”这是怪盗亲手写的卡片。江户川的拇指肚不断在“恋人”这两个苍劲有力的字迹上摩挲着,“最不想见的恋人吗……”抬起头,将卡片与众多预告函数一起放在个精致的盒子中,放到个隐敝角落。




END




不要问我在写什么,我也不知道。
本来是中篇的。。。就这样结束是因为我太懒了啊。。。(几个月就码这么点。。。)